网站首页 ┆ 组织机构  ┆  新闻中心  ┆  平安江山  ┆  法治江山  ┆  队伍建设  ┆  媒体聚焦  ┆  干警风采  ┆  他山之石  
 
走出司法监督权利救济的盲区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18日16:55   来源:    点击: 6347

 走出司法监督权利救济的盲区

——再审中原审原告下落不明引发的审判问题

江山法院      

 

一、问题的由来

原告王春雷与被告毛建河、毛莉萍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我院于2011125日作出判决,要求被告毛建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王春雷借款本金1020000元,并支付从201111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据实计算的利息。被告毛莉萍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后,两被告均未上诉。2012719日,被告毛莉萍向检察院申请抗诉,要求撤销原判,改判被告毛莉萍不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2927日,衢州市人民检察院向中院提出抗诉,要求对本案再审。中院裁定指令我院再审。在审理中发现案件的原审原告即被申诉人王春雷下落不明。

作为案件原审原告的被申诉人下落不明的情形,在以前一般均不会发生,所以法律也未作规定如何处理。但在本市民间借贷案件泛滥时期,处于“金字塔”各层的债权人,同时也会成为债务人,为了逃避法律的追究,最终下落不明,王春雷就是其中的一个。为此,作为案件原审原告的被申诉人下落不明的情形,我们该如何审理,也就成为民诉法修改前后衔接的一个新课题。

(一)、被申诉人诉讼地位确认的问题

被申诉人的诉讼地位,法律和司法解释均未作明文规定。有人认为被申诉人是原审原告,应当按照原告的诉讼地位来确认。但也有人认为,应当按照被告的诉讼地位来确认。这是因为持第一种观点的人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按照第一审程序审理再审案件时,一审原告申请撤回起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司法解释还是将原审原告称为原告,所以被申诉人应当是原告地位。原告下落不明应按自动撤诉处理。但是案件的申诉人只要求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对其他当事人的责任并未提出要求。原告自动撤诉后,其他当事人也不对原告承担相应的义务,这与再审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在具体的再审请求范围或抗诉支持当事人请求范围内审理不符。

持第二种观点的人认为,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申请再审人在再审期间撤回再审申请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裁定准许的,应终结再审程序。申请再审人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裁定按自动撤回再审申请处理。人民检察院抗诉再审的案件,申请抗诉的当事人有前款规定的情形,且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第三人利益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再审程序;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的,应当准予。可见申请抗诉的当事人处于类似提起诉讼请求的当事人的地位,也就是申诉人相当于原告,那么被申诉人就相当于被告。现提起申诉的是原审被告,那么原审原告就相当于再审案件的被告地位,其诉讼权利和义务,按照被告的有关法律规定来规范。作为案件原审原告的被申诉人下落不明的依法缺席审判。人民法院就可以对当事人的再审请求进行审理。

(二)、被申诉人权利受侵害的问题

被申诉人的诉讼地位处于不同,受到的侵害也不同。被申诉人处于原告地位,下落不明后按自动撤诉处理。被申诉人对申诉人以及其他当事人的既判权利丧失,并发生执行回转,被申诉人的实体权利得不到保障,同时还会受到财产侵害。本案是借贷纠纷,可能还存在一定的权利争议,但如是雇员损害赔偿、交通道路事故损害赔偿等侵权纠纷,作为原审原告的被申诉人确实受到损害的,按自动撤诉处理,势必侵害被申诉人的合法权益(我们在审判实践中碰到并且也正在审理中)。

按照常规审判来讲作为被告地位的被申诉人下落不明,经法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并对证据进行质证,也未向法院提交证据对申诉人的主张予以反驳,应视为放弃对事实及证据抗辩的权利,人民法院应当支持申诉人的请求。但在审判实践中,其实也会损害被申诉人的权利,这是因为首先再审因作为原审原告的被申诉人下落不明,失去了原审诉求的主张,损害被申诉人的权益。我们说再审是在原审的基础上进行的审判,原审原告下落不明,原审原告的诉求、所依据的事实及其证据无人主张,原审的诉讼基础无法完整存在,法院无法公正地保护被申诉人的诉权,也就不能完整地保障被申诉人的实体权益。审判实践中,法院代替原审原告进行举证,丧失了居中裁判的地位(特别是人民法院依职权再审的案件)。其次,作为原审被告的申诉人与其他原审被告一起,为了共同的利益,也会损害被申诉人的权益。被申诉人下落不明,无法抗辩申诉人的请求,而申诉人与其他当事人一起,为了共同的利益达到逃避法律责任的目的,在再审诉讼中作出不利于被申诉人的陈述和行为,损害被申诉人的利益。最后,再审也致使被申诉人无法正常行使上诉的权利。案件经过再审,人民法院按照常规作出撤销原判决,改判或部分改判的判决,被申诉人下落不明,无法知道判决的结果及其权利的改变,无法正常行使上诉权利,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三)、被申诉人权利救济的问题

再审后,被申诉人的权利救济途径如何设计?根据现行民诉法有限再审的原则,当事人只能通过法院先处理一次,人民检察院再处理一次来实现和达到。现行民诉法规定人民检察院的处理是认为法院再审判决、裁定有明显错误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检察建议或者抗诉。根据立法机关的解释,只有法院自行再审后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因法院再审而受到侵害才可以提请。为此,案件因抗诉而启动再审,根据上述原则当事人已经失去了申请再审和申请检察建议或者抗诉的机会。被申诉人失去了抗诉的机会,因再审撤销原判进行的改判或部分改判,后发生执行回转,被申诉人的权益得不到有效救济。另如根据修改前的民诉法,允许被申诉人申请再审或向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那么当事人也会因为所涉民事法律关系处于不稳定状态,深受其害,还会因反复再审的结果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使当事人和社会各界对司法公正和司法权威产生质疑,最终浪费大量的司法资源。

按自动撤诉处理的,当事人再次起诉。当事人因下落不明知道权利被侵害起诉时已经超过诉讼时效,而对方当事人提起诉讼时效抗辩,作为原审原告的当事人就会败诉,权利也得不到救济。

可见,作为权利一方的原审原告,无法通过起诉或再审途径救济自己的权利,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因司法监督走入救济的盲区,当事人只有通过信访来解决,这使司法审判权和司法监督权处于尴尬的处境。

二、当事人的权利保障

为了保障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使当事人救济的渠道更加通畅,确立司法审判和司法监督的权威,且能与现行民诉法再审制度相结合,应当完善立法:

(一)、201311日前尚未结案的再审案件,审理期间发现作为原审原告的当事人下落不明的,人民检察院应当撤回抗诉,终结再审程序。另一方当事人可以依照民诉法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这是因为:1、保证了司法监督权威。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判决后,根据立法机关对现行民诉法的解释,当事人不能再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检察建议或抗诉,下落不明的原审原告没有经过充分的陈述和抗辩,被缺席审理改判或丧失诉权,只能对检察机关进行信访。如允许当事人再次申请检察建议或者抗诉,检察机关作出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结果,社会对检察机关的司法监督权威产生质疑。因此,发生作为原审原告的当事人下落不明的情形时,检察机关应当撤回抗诉,人民法院终结再审程序。2、权力机关“还权于民”,符合现行民诉法再审精神。审判实践中, 201311日前立案的抗诉再审案件,当事人大都没有经过上诉或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而直接申诉要求人民检察院抗诉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让当事人充分运用自己的诉讼权利,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检察机关在当事人的权利救济措施穷尽后再进行救济,这与现行民诉法先由当事人申请法院救济一次,再向检察院申请救济一次的精神相吻合。

(二)、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在审查期间,发现作为原告的被申请人下落不明的,应当终结审查程序。申请人在知道或应当知道被申请人下落时起六个月内重新申请审查。但作为原告的被申请人知道案件被审查后故意逃避的,人民法院立案再审后,依法缺席审理。这是因为:(1)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申请权利。再审申请或向检察机关申请,人民法院或人民检察院都应当在三个月内审查完毕并作出是否再审的裁定和检察建议或抗诉的决定。如果立案再审,却要回到再审审判遇到的问题上,不能充分地保障原审原告的权利。申请再审只有六个月的期间,申请人不申请就会失去再审的权利,同时只有向人民法院申请了再审,才能根据现行民诉法规定的情形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检察建议或抗诉,也就是说当事人同时就失去向检察机关申请的权利。设定上述规定,不仅有利于人民法院或人民检察院进行申请审查,同时也保障了当事人申请再审和申请检察建议或抗诉的权利。(2)有利于保护当事人的诉讼权利。现行民诉法的立法目的是为了减少当事人反复再审的现象,从而实行的是有限再审的原则,也就是说当事人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救济自己权利的机会是有限的。为此,我们应当设定一个双方当事人均能充分行使其诉讼权利的程序,让当事人充分陈述和举证,积极抗辩。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得到充分保障,有利于人民法院查清案件事实,作出正确的判断。申请人为了及时实现权利,会积极查找另一方当事人的下落,缩短再审的期限,也节约了司法资源。对于故意逃避再审审查和再审审理的当事人,是其自动放弃诉讼权利,人民法院应当缺席审判。缺席审判是为了保障当事人的其他合法权利,也符合再审在再审请求或抗诉请求范围内审理的规定。 

 
 
  版权所有:中共江山市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江山信息网
地址:江山市鹿溪北路236号 联系电话:0570-4037845 邮政编码:324100     
  浙ICP备14014327号        

浙公网安备 330881020013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