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组织机构  ┆  新闻中心  ┆  平安江山  ┆  法治江山  ┆  队伍建设  ┆  媒体聚焦  ┆  干警风采  ┆  他山之石  
 
浙江法制报:江山警方与嫌凶展开深山里的较量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6日16:55   来源:    点击: 12690

微信“摇”来孽缘 母子惨遭割喉

江山警方与嫌凶展开深山里的较量

本报记者 陈佳妮 通讯员 毛玮雯 郑仙芝


  

在现场房间的入口处,凌乱地散落着3双鞋,鞋面上血迹斑斑,其中还有一双蓝色童鞋。房间内,场面血腥,母子俩都倒在床上,如果不是满床的血迹以及喉部的伤口,他们看上去似乎只是睡着了……
  73日晚,江山警方经过两天两夜的排查与追踪,终于在福建省浦城县大山深处,将逃匿的犯罪嫌疑人阿贵(化名)抓捕归案,成功破获一起母子被杀案。

母子被残忍杀害

71日下午5点,江山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廿八都镇一村民阿丽(化名)和她的儿子被人杀害。接到报警后,江山市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局长亲自率队赶赴现场。
  警方到达时,母子俩已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江山警方在走访中,了解到阿丽的“表弟”阿贵在事发当晚曾到过阿丽家,且双方闹得很不愉快。种种迹象表明,阿贵有重大作案嫌疑。
  根据线索,警方得知阿贵已逃回福建浦城位于半山腰的老家。当民警赶到时,却发现阿贵已不知去向。经过大量调查走访和蹲点守候,民警初步确定阿贵就躲在老家附近的大山里。
  由于正值梅雨季,山里雨势很大,且泥路湿滑。面对延绵的大山,警方的搜捕工作陷入僵局。犯罪嫌疑人只要一直藏匿在某个角落,警方就很难找到。
  由于不确定阿贵的具体位置,专案组民警一部分守在阿贵老家,一部分在大山里展开地毯式搜索,两天两夜都在暴雨中行进,民警个个都成了“水警”。
  73日深夜,偷偷跑回家的阿贵,被守候着的民警逮了个正着。

微信摇到了“表弟”

阿丽今年44岁,家住江山市廿八都镇。丈夫阿勇常年在外打工,8岁的儿子小强(化名)平时跟阿丽住在一起,在镇里的小学念一年级,从阿丽家墙上的奖状可以看出,小强是个聪明乖巧的孩子。
  平时,阿丽在家主要就是种菜、养家禽和带小孩。但在阿勇的眼里,阿丽还是个会打扮的女人,也很跟得上潮流,QQ、微信这类聊天软件,她都玩得很溜,朋友也很多。
  阿丽和阿贵,就是通过微信“摇一摇”认识的。据阿贵交代,201410月,两人在微信上认识后,就开始热络起来,并以“姐弟”相称,还会到彼此家中做客。阿勇也知道阿贵,认为妻子和他只是姐弟关系,并没起疑。
  事实上,两人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一开始,阿贵跟阿丽吹嘘说自己名下有房,还与朋友合伙开汽车美容店等。可是,纸包不住火,时间久了,阿丽发现阿贵只是一个打工仔,一直在骗自己,双方矛盾不断增加。

醋意大发引发血案

  630日晚,阿贵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到阿丽家,说要教阿丽操作电脑,并借口说太晚了,就不走了。阿丽拒绝,双方因此起了争执。晚上750分左右,阿丽的朋友小林到阿丽家玩,发现两人正在争吵,便只待了几分钟就走了。
  8点左右,阿丽给小林发去了求助微信,“你在那(哪)?叫小强到你家里”、“要死就死我一个好了”。然而,小林因故直到第二天上午才看到这些微信。
  小林与小李、小谢都是阿丽的好朋友。71日上午,3人聚在一起,小李多次打电话给阿丽,发现电话没人接听,感觉不对劲,便一起来到阿丽家。
  谁知打开门后,3人发现阿丽和小强已经死在一楼房间内,于是便报了警。
  那么,阿贵为什么要杀阿丽母子?据阿贵交代,他是真心在乎阿丽,可是阿丽却提出两人不再来往,这让他非常难以接受。虽说自己留宿的要求被阿丽拒绝,但阿贵仍不愿离开。深夜,阿丽见他不肯走,就不再管他,赌气自顾自带着儿子小强睡觉去了。
  71日凌晨2点左右,阿贵越想越气,不禁动了杀机。他从阿丽家找到一把刀,进入阿丽的卧房,将熟睡中的她和儿子小强残忍地割喉。至于为何要杀害无辜的小强,阿贵说,怕他知道自己母亲被杀后喊叫,就将他一起杀了。
  在事发当晚,阿勇曾给阿丽打了3通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谁能料到,夫妻俩已是天人两隔。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版权所有:中共江山市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江山信息网
地址:江山市鹿溪北路236号 联系电话:0570-4037845 邮政编码:324100     
  浙ICP备14014327号        

浙公网安备 33088102001308号